• 15 Oct 2015

    庆生

    | Oct 15, 2015 | 真人见证集

    爱里没有惧怕 庆生是一个充满幽默感,待人热诚,满有理想的年青人。打从他在大学校园念书,便开始认识他。只要有他在的地方,都会听到他爽朗的笑声。他对学弟学妹的关心,更是尽心尽力。 毕业后,庆生在工余时都会回到校园参与学系的导师计划,将自己的工作经验与在校的师弟妹分享。这一份独特的爱心令不少同学得到帮助,内中有一位师妹对庆生更产生爱慕之情。年轻的男生女生发展爱情也是合情合理的,况且他们都好像得到众人的祝福,幸福的笑脸泻满一地的暖意。 随著俩人的交往日渐亲密,庆生回到校园的时间逐渐减少。在校的学弟学妹自然明白到他们需要多一点空间彼此认识。自从庆生的女朋友毕业了,他俩也只是回来了两三次,便不见他们的踪影 ...

    了解更多
  • 15 Oct 2015

    沈祖尧医生

    | Oct 15, 2015 | 真人见证集

    在这一段日子里,我回想过去所发生的事情,回想行医二十载之中「最精彩」的一年──二零零三年。就在那一年,发生了举世触目的「沙士」 (SARS)事件。 毫无办法 唯求上帝 沙士爆发期间,香港就好像一艘正在往下沉的邮船,我们是船上的水手,希望各尽所能,力保邮船不会沉没,甚至连个人安危也不顾。回想二零零三年的三月十七日,刚好是沙士爆发后的一个星期,当时没有一个病人的情况出现好转。在无助和绝望之际,我跟梁志邦医生说:「今天,让我们召集所有基督徒医生于上午十一时在我的办公室内祈祷吧!」我想:人的办法已用尽了,惟有向掌管生命的上帝求救。 ...

    了解更多
  • 15 Oct 2015

    麦翠盈护士

    | Oct 15, 2015 | 真人见证集

    我是伊利沙伯医院的护士。在二零零三年三月,我不幸感染沙士,但这件事却成为我生命的转捩点。我很高兴能与大家分享我的见证。 晴天霹雳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六日晚,我开始发烧。翌晨,我照常上班,因为病房的人手短缺,已有两个同事病倒了,其中一个是Doris ( 潘佩贤)。我上班后才知道Doris 怀疑被 「隐形病人」 传染沙士,已入院接受观察。 三月十七日早上十一时,我开始发高烧,照X 光后证实一切正常。岂料下班回家后我发烧得更厉害,晚上便到联合医院急症室求诊,经X 光检查后发现我的肺部出现阴影。医生说我的情况已完全符合沙士的病征,怀疑我已感染沙士。当时我很震惊,不明白为何我的病情会变化得这样快。鉴于我感 ...

    了解更多
  • 15 Oct 2015

    胡兆云医生

    | Oct 15, 2015 | 真人见证集

    我是一名私家医生,已行医二十多年,在大埔区执业也有十多年。一直以来,我的生活可说是十分称心如意。我有妻子儿女,有房子车子,我的工作十分顺利,很多病人来我诊所求诊。没想到,在二零零三年三月,我的日子变得暗无天日,我的天空也不再一样。 黑夜骤临 二零零三年三月中旬,我曾为一个疑似沙士患者诊症(这位病人之后也在沙田威尔斯亲王医院被证实染上沙士)。之后数天,我虽然并没有出现发烧及肺炎征状,但是仍然很担心会受到感染。三月十九日晚上下班后,我如常驾车回家,但刚坐进车里,我的身子便直打冷颤,足足抖了一分钟才能回复过来,开动车子。次日早晨到诊所上班前,我先去附近的化验所做胸部X光检查,赫然发现X光片上呈现了一 ...

    了解更多
  • 15 Oct 2015

    林伟雄

    | Oct 15, 2015 | 真人见证集

    我生长在一个贫穷的家庭,家中共有七兄弟姊妹,父母靠在街头摆卖来养活全家。由于父母终日忙于生计,我自小就缺乏双亲的照顾和管教。为了帮补家计,哥哥们长大后也相继出来社会工作。故此,孩童时期的我很不快乐,时常觉得很孤独、很寂寞;每当遇到问题或有心事时,我根本就没有倾诉的对象。 误入歧途 小学时,我认识了一些有黑社会背景的朋友,觉得他们很威武,便偷偷跟他们来往。后来我更经常逃学,跟他们联群结党的在街头游荡,欺凌弱小,到处惹事生非。由于自己无心向学,小学毕业后便出来社会工作,但因学历有限,只能做一些待遇微薄的工作,例如铲漆工人、汽车喷油学徒、跟车送货工人及信差等。 那时,年少无知的我深受「英雄主义」的影 ...

    了解更多
  • 15 Oct 2015

    李汉文

    | Oct 15, 2015 | 真人见证集

    童年岁月 我与阿蛋的成长背景相似,同样是来自「健全家庭」。虽然家境并不富裕,但由于我是家中独子,所以备受双亲宠爱,我想要甚么,爸妈就会买给我,但我们的关系大多建筑在物质上。 每个人都渴望得到父母的赞美和认同。我小时候的学业成绩一直都很好,但我却从未听过父母对我说一句赞美或肯定的话。虽然万千宠爱在一身,但我最为渴想的东西倒没有得到。因此,我的童年并不愉快。 ...

    了解更多
  • 15 Oct 2015

    邓淑仪

    | Oct 15, 2015 | 真人见证集

    冰冷的家 我是邓淑仪,认识我的人都叫我做「阿蛋」。我在屯门一个公共屋邨中长大,小时候与父母和弟妹一家五口同住。表面上,我成长于一个健全的家庭,但实际上我和父母的关系却十分疏离。爸爸是酒楼点心师傅,工作时间晨昏颠倒,因此平日很少时间和我们相处。妈妈就忙着做好每天的家务。故此,一家人虽然住在同一屋簷下,却很少沟通,各忙各的。 小时候,我很讨厌留在家里,因为这个「家」没给我一点家的感觉,加上地方狭小,呆在家中不知可以做甚么,所以我放学后就时常往外跑,找别人聊天解闷,因而结交了一群损友,并邂逅了比我大三岁的李汉文(阿文)。 与我住同一幢大厦的阿文,一开始就非常喜欢我。我也很喜欢阿文,因为他身上有一种强 ...

    了解更多
  • 15 Oct 2015

    陈创丰

    | Oct 15, 2015 | 真人见证集

    童年心理情绪的创伤得医治的历程 孩童时期,我在六至八岁左右,亲眼目睹家庭内发生严重暴力事件及亲人自杀惨剧。因为当时没有适当处理,故此十多岁开始不知道自己已经患上焦虑症,经常无缘无故感到小腿疼痛,屡经医生检查都查不出原因。现在才明白这是初步患上焦虑症的苗头,只是当时家人及自己缺乏认知,所以一直没有认真处理。直至中学会考将近,我经常出现失眠,心跳不安及莫名所以的慌张。这时焦虑症已经愈发严重,然而会考将近,需要全心一意关顾备考,疏忽拖延求医治疗。 几经辛苦,我勉强考入大学,开始发觉害怕见人并且有自杀的念头。现在终于明白,当时我已患上忧郁症,其后更经过惊恐发作,幸好在大学读书期间,修读的课程内有一科心 ...

    了解更多
  • 15 Oct 2015

    傅慧贞

    | Oct 15, 2015 | 真人见证集

   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护士,一来是我的出身是普通小康之家,二来是我的护理训练是普通科护士。不过,论资历我算是一个资深护士。曾接受深切治疗护理、心脏科护理与助产训练。论阅历我见过不少生离死别,安慰许多身心创痛的病患与家属。或许,这些都是别人的经历,我以身同感受的态度来面对,环境改变,心态自然较容易抽离。 ...

    了解更多
  • 15 Oct 2015

    翔仔

    | Oct 15, 2015 | 真人见证集

    自己打自己 翔仔的出生为家人带来许多欢乐,人人都称赞他是开心婴儿 (Happy baby)。可惜,因为妈妈落入产后抑郁的状况,他有两个月交托亲戚照顾,离开妈妈的怀抱。幸好,他的妈妈情况好转,翔仔便重投妈妈的怀抱,一家人一起生活。数年间,妈妈更二度怀孕,诞下两个弟弟,家里更见热闹。 翔仔是家中的长子,与两个弟弟一起成长。儿时一起玩耍、一起学习,大家建立非常亲密的关系。他自少便懂得聆听爸妈的教导,帮助照顾弟弟。偶然弟弟发脾气摔烂玩具,他都会帮忙执拾,小心呵护他。如果一家人一起出外,他更会小心翼翼地拖著弟弟的小手,一步一步慢慢行。翔仔实在是一个懂得照顾别人的孩子。 随著年日的过去,翔仔与弟弟渐渐成长 ...

    了解更多